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7th Jan 2014 | Room For Qian Qian | (45 Reads)

 

倚樓聽風起,梅雨閉心寒。

風輕輕地吹,雨緩緩地落。窗外氤氳的雨霧,款待著舊日的底色,飄灑在滴答的青石板巷,彌蒙在古老的碧瓦屋簷,似醇醪般綿軟悠蘊的氣息馥鬱在這梅雨時節,漾滿了一池寂靜的心事。

六月的雨,清新、浪漫而雅淨,別院的花圃更以聘婷柔弱的姿勢為接受梅雨的洗禮而齊整地排格佈局。望著風中那曼妙的姿態,宛立于六月芬芳的腹地,略略的突兀中,感受到的卻是一番秀雅與純情。

隔不斷風過無痕,雨打花涼,回不到歲月的原鄉。在俗世風浪中滾打梭行了這麼些年,再也觸不到曾經不夠堅強的臉龐,仿佛只餘一縷緬懷的思緒在空中飄,那麼的單薄,始終不著落。

飄落的梅雨,幽濕了多少乾涸的記憶;孤單的長風,又唏噓了多少蕭索的疼痛。過往已遠遠的走離我的視線,再不能看到那時溫情含笑的眼,不能感覺到曾經握在掌心的暖。

雲雨八方合,滿城蕪鄙浥清塵。傷感無窮碧,惆悵役此身。相親無尺素,樽酒幾多巡!許多美麗的往事,來不及過多的糾纏便在滄海桑田中變遷。目光游離於窗外那綿綿細雨滴落的寒,於塵世起伏的樓臺間迷蒙輾轉。

下午,獨處。陣陣的風語透過樓層和沙塵,飄蕩在我的視窗。心間輕語些微的涼,訴不盡水逝驚鴻空留影,聽不完琵琶聲聲斷人腸。遠方那灰暗的天空,似乎總有數不完抑鬱的憂傷,撩擾在胸口,堵的人心慌。

冷酒與回憶共永夜,魂夢與往事常相隨。讓一切都隨風吧,你如是說。若傷痛與淡靜和睦相處,做到安然轉身,也罷。等記憶消殘,再聽不到往事的呼喚,看不見我風中流淌的淚眼。

假如流年輪可以反排,我不願再把你描繪成最美麗的風景,出現在我生命路途中的每個角落。再回首,幾多往事感慨,試問等待又幾許,如今水萍風絮,紅衣飄渺無跡,空守冷雨,闌臥東窗聽風泣。

大風起兮,悲歌一曲,伊人何在。許是淚成滄海,落款歎息。夢醒,了無痕;人走,茶亦涼。你走了之後,渲染了離愁,再沒有誰能令我為她深情的去唱一首歌,這是我的自私,你的專屬。

而今,一場雨,一杯酒,一份臨風的憂傷依舊會把我埋葬。若三千里煙雨,可以洗去我們的相遇,我不願化成一隻歷經風雨的飛蝶,那註定飛不過滄海桑田般的奢望。

我亦不願成為那脈脈煙水岸邊的芍藥,於你的故事裡悲中生,笑中死。看衣袖在風裡搖曳,燃著你熾熱的思念,是誰又一次吟起了康橋,風揚起月白的衫襟,在落寞的告別中,淒美了滿天雲霞。

不怨花去舍舞蝶,不語磋砣蝕歲月。如果時光可以溯回,我願是那古時風月場上清狂的醉客,輕撫你一生顛沛的古箏,為你彈奏千曲,吟落三朝的塤鼓、五代的絲竹、唐宋的琴箏,撫簫長歎釵頭鳳。祈願能再一次用我音律飄逸的宮商浸潤你溫柔的眼眸,喚醒你夢中飄散的清韻餘香。

靜靜地佇立在歲月遺落的蒼涼中,又是誰在每個青梅熟透的季節裡,溫柔地等待那一嗅的酸澀!曾對我說永不分離的人早已分散在天涯,那些說愛我的人也早已忘卻在塵世中,看到往事點滴刻進歲月的流痕,影只的我,分外的孤寂落寞。

你我的離別,在路的兩端。我在這端時時回望,你在那端漸行漸遠。

只是塵世間衷情的一隅,我便流落在你途徑的青蓮。而你已然行遠,盛放到地獄的幽香無止盡靜如耳語,一念浮生粘著膏肓如我,斜了經筒、醉倒古塔。只是你再來時,過去萬千都不見,於我睜眼遙憶時,化作漫天佛影無蹤,化作三千梵唄空吟法界,化作最紅的暗花鋪展我的前路……

聚散皆是緣,來去都隨風。帶著昨日的疼痛,帶著遺失的夢,醉倒在梅雨的溫柔中。黃昏下你依舊用詩一般的憂鬱,溫潤淒美的靈魂,揮毫華美的樂章,即使陰霾的日子裡也會期待著風清月朗。

陌上煙寒,笙歌散盡是傷年,留下的只是些褪盡風華的顏色和著荒蕪的疼痛。行走在孤單的歲月,藏著流年的殤,攜著莫名的慌,是誰把心門關了窗,誰在落寞紅塵裡孤獨的守望,繼續奔赴那未知的蒼茫,又是誰揮下告別的淚兩行,轉身抹掉晶瑩,帶點灑脫的淒涼……

 

The flight of holidays to visit relatives Senile dementia of the pain Confirm new FCC Chairman FAA has announced plans to A Greenpeace activist Transaction failure 10% Middleton ambulance call Deadly Asiana crash The appeal court rules warrants Unbearable high levels of activ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