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3th Aug 2013 | Room For Qian Qian | (11 Reads)

 

蝴蝶飄揚過海的那年,夏季枯死在了冬季的末端,你說勝春來的隆重,細雨下的茂盛,只是未曾相見,卻已經說了再見。

 

你說,那時一個多麼遙遠的故事,蝴蝶也會飄揚過海,而我贈你的燦爛,也足以照亮整片夜晚,濃重的喘息,輕盈的禮贊,漸漸地擱淺在了遺忘的路程中,你說奔波的好苦,愛情的旅行,是一種磨難,還是一種幸福,我知道你累了,你微微彎下的腰肢,仿佛盛開在寒夏裡的梔子。

 

你說生活是熱的,而心是冷的。你說生活是有句點的,而我的的訴說,除了停頓,便剩下了結束,我知道你不可思議的判斷力,總是令我愚癡,而我淺淺的擔心,懸掛在生活倉促而又糜爛的過程中,或許顯得有些黯淡。

 

你說什麼才是遺忘,是終須忘,還是有必要來些轉折?

 

漸漸地窗外的雨停了,風也停了。這雨水肆虐的季節,總是比不上你的淚水來的濃重,一個個悲傷的字眼,迅捷而又努力的攀上感情的枝頭,那些淡淡的回憶,蒼翠而又著眼,那些時而忘記又清晰可見的懵懂,漸漸的碎裂了一地,你說心痛了,心痛了,不用買藥,遺忘會漸漸的把傷療好。

 

你低低的眉眼,你長長的劉海,你那時常揚起的驕傲的堅強,你的那些晶瑩足夠勝過冰雪的淚流,生命斑駁流淌,時光盎然高歌,細細的倒在牆邊的影子,淺淺的映在雪地上的光線,淡淡凝開了冰雪的長河,你輕輕的觸摸著他們,你說,想要整個世界都要感受你的溫度,直至看到花開花落,葉豐葉枯,只是你我不過都是清流上的一竹小舟,我們沒有那麼大的力量,你輕輕的笑了,笑得那麼純澈而又堅強。

 

你說自己的生命能夠照亮一片枯竭的人生,或許這便是一種至上的追求。

 

漸漸的勝春已經過去了,你在回憶那年涼夏的時候,秋緩緩地搖曳而至,你說,她們的腳步,終需翩躚,因為竹林裡的舞姿,從來不輸時光的追討。

 

你說那淡淡的影子,是一種美好的追溯,紅楓鋪就了一地,你說要比鮮血紅顏的多,或許來年她還會綠過一個過程,直到滄桑漸遠,生命終需了結。

 

花開花落,花殘花盈,那些遺忘的歌曲,那些漸漸的拋在了腦後的調調,那些時而豐盈,時而乾涸的節奏,那些漸漸的敗落在黎明前夕的祭拜,那些時常忘記怎麼寫的漢字,那些時常令人語癡的字眼,其實你一直都知道的,這些事物,早已經隨風而散,而我們也在這個過程中,慢慢的長大,而後慢慢的老去。

 

待過了千年萬年之後,你我的靈魂捧起一堆沃土,而這便是曾經我們的枝幹,終需豐盈而又茂密。

 

Earthquake prone buildings Failed to create jobs The first core public sector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reland home repossession rise Labor and fine primary minister Treatment of Mr. Bain's claim for compensation Manhunt a police man 天然塚公園から Government and parliament banned Gang patch proper Giant dairy whey pollution scan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