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9th Nov 2009 | Room For Qian Qian | (53 Reads)

“落花已作風前舞,又送黃昏雨”。夏意漸退,又值中秋;時令的交替與人生的變遷有著驚人的雷同,模糊的漸融而清晰的呈現。我忽然感到:生命,實在只是一種客串。

 

一息不滅,一生永在;一夕不滅,一生永存。
惠風和暢抑或青雨飄搖的日子,總能落下萬般印跡,不在水鏡,只收心湖之底。石橋翠芽,古藤曼華,寂靜的日子又將經歷一場寂靜的消磨,即使目光如 冰,內心湧著暖意。放眼這些日子,純粹簡單的一組數字,有人予以過多的懷念有人唯恐相同的遭遇重現,被同樣的時間糾纏的永不止那些所謂能屈能伸的墨跡,抑 或只是又一扎揣摩不定的詮釋與愛或不愛的聯結。
有多少人具備道盡滄海桑田的資格,又有多少次可以讓沉湎於舊時光裡的心接受平靜而安寧下來的。撕下一頁日曆,猶如畫上一道虹,話一句珍重,祗一次生命中自以為最美時刻的噴薄和燦爛。每到夏季,總凝固在黑白默片一樣的畫面裡審視著意蘊深遠,相對沉默,只因畏懼幸福的流逝。


繁花盛開過的園子裡總能採集消失的鮮花曾有的芬芳記憶。
曾在夏日雨後的潮熱裡嗅到舊夢的氣息,似清風般輕柔歌吟,且迷離。一種深藏而莫名的哀涼,竊悠悠地飄蕩在雨後,夏裡。單純著所謂的單純,一直用字 的方式記錄了一切“思”所有“想”,卻不得自由扭轉,必以一個“信”字起步。即使種種依傍都靠在支配之外,惆悵彷彿只是其一種。
愛得無語,許多人的眼裡怕也是種命定的悲嘆。
一種睿智盈盈的清醒,一股繞指揉絲的文氣,似已從幻影的字面走入笨拙的生活,真實得愈發樸訥。
 
如此活著,一同衰老著,依然能感覺到了脆薄的是生命,用種種美化的青春點綴其漫長歲月中的風雨,不得不看重人與人之間的藤葛糾纏,不得不安慰人生飄忽不定的感念與內疚。回憶的月多是圓滿的,回味的酒多是醇美的。即使酸楚,也只是因為情淚多了,日子也太過陳舊了。
 
諸多的醒悟都在爭鬧中開鑿噴湧而出,當你絕意俗事鑽心用功時,剩餘的時間竟然全是無趣的。靜靜地把玩與體會著過往的蒙塵軼事,心頭漸漸淡淡地漾著笑意,聰明地探望並不遙遠的將來,此刻你需要的只是一種鼓勵而非情調。
 
幾個年頭的數落早已成了習慣,幾個日子的上面一直懸掛著幸福的標籤。內心的追求總能從眼神、口吻、步態中捕獲可以感染的喜悅,此種穿透竟能持續好久。淺顯的真意,總在不一樣的時刻躍出,而摯熱的情境,總被隨意的放在光陰沉澱之後。
 
當我無力地埋怨你把給與我的時間收走,給予我的幸福和傷痛都藏起來了,你卻說在那年那天就早把整個身心給了我,一切視我心如何看待:俯視者諸物皆是渺小的,不妨試著仰視看看。
 
萬物客串,萬念輪轉,生命亦然。
 
一切的期盼都在一如既往的完美如意中放射著誘惑的光芒,迫切地踩著閃耀的晨曦去摘落花瓣上的晶瑩水珠,肌膚上的冷暖,都抵不上凝結在那一刻相擁的纏綿,極像一種光對另一種光的依偎和消融。
 
驀憶經年,莫問看花情緒,珍重日,縱生命殆盡,亦當凝情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