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9th Apr 2009 | Room For Qian Qian | (41 Reads)

朋友們常常問起,我為什麼會愛上抽煙這一自殺型的嗜好。起初,我不也不明白,糊里糊塗地就與煙結下了不解的情懷。隨著時間推移,我漸漸地明白了一些潛在的 不常被世人提起的事事非非,原來我愛上的不只是抽煙這一簡單的行為,我只是習慣了這種與煙共舞的生活方式而已,它是我生活的另一種極致。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以至於人們的生活才不盡相同。有人習慣了風花雪夜,有人習慣了靜自獨行;有人習慣了奢華,享樂,有人習

慣了淡泊,寧靜;有人習慣了一生漂泊,有人希望得到安定... ...

“情到深處人寂寞”這是思念隸屬的一種情懷。擁有此種情懷的人往往會在心裡留守一個空間,在靜自無人的夜裡悄然地燃起一支習慣了的香煙或是以紅燭相伴品一 杯紅酒;當煙慢慢燃盡,隨著煙的飄逸生活中那些常駐心澗卻無法釋懷的東西和我們常常能輕易拿起卻不能輕言放下的種種,那怕只是一句承諾,也總是在心頭壓抑 或擱淺很久。這些無影無形的東西在青煙漫過散去的那一瞬間也會隨之而緩緩地散去,帶著潮起潮落的思緒悠悠歸於平靜。

我常常以為自己會在時光銷融裡改變些什麼,然而每次都成為習慣的傀儡,終究不得跨越或解脫... ...

在文字裡的憂傷似乎是天然定的,似乎早在生命萌生前就寫進了記憶。歡樂,陽光都不曾激起我對一些被物質化的嚮往。就像大師凡高一樣,在不著邊際的 麥田裡,在詭異的星空下... ... 。如此般孤寂漠然。在我的心境裡,那美好的畫面,青蔥的林木,清澈明靜的湖水,平靜而幽遠;鳥兒的朝鳴,魚兒的閒情... ... ;種種情境只歸於藝術的境地,我只能濃墨描繪,不能得到。喜好藝術的朋友們常常在一起論起藝術,我們視藝術為生命,藝術自然而然也就成了我們的第二生命, 藝術是憂傷的,是博愛的,是寂寞的,它甚是寬容,它接納了萬物萬象,是精神追求的化境,它帶有宗教色彩,帶有古典的浪漫,鐫記著歷史的蒼桑,又張揚著現實 的語言,安慰著每一個靈魂。理所當然,我們以一種宗教的情懷,一種宗教的救贖方式,去操筆,去生活... ...

幹硬的筆頭在空蕩盪地白紙上分劃著歲月和傳奇。指間的煙在風力的作用下極盡誇張地燃燒,殆盡的青煙,掉落的煙灰粘在調色盤裡,混著色彩在畫面成形。看那玩世不恭的樣子,有意無意間留下的肌理讓畫面變得如此蒼勁和深沉,厚重乃至磅礴。

抽煙是一種情懷,是我們對某種事物寄下的一種托咐。紛繁世界,我們總被一些世俗套牢囚禁,或是精神,或是情感,或是物質,或是一些道德常倫。不是 聖賢自然離不開這些生活瑣事,不是聖賢自當要從俗,不是聖賢注定無法超脫。煩惱面前我們以不同的方式去排解煩憂,去消遣時光。屆時,我們選擇旅遊,選擇登 山,選擇藝術,選擇音樂,選擇修禪悟道。總之得有一種方式是我們釋放心情的載體,女人選擇了撫琴,男人選擇了論劍,不同的人選擇了紅酒,不同的人選擇了香 煙,愛上了抽煙鬥。

美國文學家馬克吐溫這樣來說自己與煙斗之間的選擇, “如果天堂裡沒有煙斗,我情願去下地獄”這算是一種生活情趣吧,或者說是一種生活方式,生活信念更妥當些。

菸酒在生活中似乎從未曾分離,雖然我們會感嘆手指間夾著的香煙,漸漸地把生命的歷程扣除或縮短;有時也會去回顧幾個世紀前,大量雅片入侵華夏大地 時留下的恥辱,歷史會在不經意的場所以不同的方式告戒我們,提醒我們那個年代的血色不堪。但歷史的進程走到現在,時代變了,環境變了,思想變了,文化變 了,種種變化又匯成了另一種文明,一種現代文明。環境換了人間,換了人們的生活方式... ...

我們可以在哥特式的公館裡飲一杯紅酒,品一種生活;也可以在某個熟悉的咖啡館內,去感受異國的風情;可以在人潮人海中去找尋漂泊的驛站;也可以去 解讀藝術,享受精神上的欣慰和感動;可以去接受蹦極,感受血脈裡的刺激和瘋狂;也可以在某個安靜的角落,輕輕地點燃一支煙,伴著煙的飄逸去追思生活的過 往... ...

生活有太多的選擇,太多習慣,它用一種語言描敘著一種生活方式。有的人習慣了懷舊,有的人習慣了潮流,有的人習慣了靜下心來思考生活,有的人習慣了不辭遠行追逐夢想。如此種種,只因我們習慣了選擇,也習慣了這樣去活著。

資產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