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0th Jan 2010 | Room For Qian Qian | (41 Reads)

不知是越活越糊塗還是越活越清醒,年近不惑的我,卻是越活越信命了。
年少之時也曾把“我要扼住命運的咽喉”當作座右銘,似乎真的以為,只要自己努 力了,奮鬥了,拼搏了,命運就真的會掌握在自己手中,對“命中只有八角米,走遍天下不滿升”“生死由命,富貴在天”“命中有時終須有,命中無時莫強求”的 宿命論思想是嗤之以鼻的;也曾被一代天驕——毛澤東的“與天奮鬥其樂無窮,與地奮鬥其樂無窮,與人奮鬥其樂無窮”所鼓舞和激勵,真的信了“人定勝天”豪 言。青春不相信眼淚,失敗是成功的墊腳石,沒有跨不過的山,沒有淌不過的河,只要執著地追求,世上沒有不可能,“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渾身上下都勃 發起那種青春的熱情與活力,就好像“世界真的就是我們青年人的。”我們這些“八九點鐘的太陽”真的是“少年壯志不言愁”;也曾幻想著能“蕩起雙漿”讓“輕 輕小船”撐開波浪,去看看碧波中倒映的“綠樹紅牆”,感受一下那“迎面吹來的涼爽的風”;也曾有過“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戶侯”的豪邁和“問蒼 茫大地,誰主沉浮”的氣勢及“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的那種舍我其誰的抱負。在那“激情燃燒的歲月”裡,我們無所畏懼,似乎我們有天大的本事,無所不能, 不信鬼,不信神,不信命,“從來就沒有救世主,也沒有神仙和上帝”,“拯救我們的只有我們自己”,我們唱著國際歌,邁著鏗鏘有力的步伐迎著太陽走去,把一 串長長的身影留給了悠悠的歲月。
可是當那稚嫩的臉上留下了滄桑的印記後,當那熾熱的太陽灼黑了那白皙的肌膚時,當一次次難以置信的不幸降臨那毫無 準備的你時,當勝券在握想獲得鮮花和掌聲卻得到的是失落與屈辱時,當看到別人不費吹灰之力垂手而得到你為之付出了百倍的努力夢寐以求的目標時,你的信念還 那麼堅定嗎?經歷的事越多,年歲越大,於是便對自己越失望,對自己越失望便對社會對世界更失望,便越感到年少時的幼稚和懵懂。成年以後,經歷了歲月的風霜 雨雪後才知道那要扼住命運咽喉的手是那樣的孱弱無力;也懂得了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不是“其樂無窮”,而是“苦不堪言,後患無窮”;也明白了那“輕輕的小船 ”並不能按我們的願望駛向那倒映著“綠樹紅牆”的水面,也不是每個人都能享受得到那“涼爽的風”的;也體會到了我們“指點”的是別人的“江山”,“激揚” 的是自己虛弱的蒼白的“文字”,欽羨“當年萬戶候”的榮耀及繁華後的悲涼,“問蒼茫大地,誰來救我”的哀嘆,“數落魄人物,還看西窗”;昔日的“事在人為 ”的一腔熱血成了今天的“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的沉穩低迷。
我常想:人其實就是一隻放在一個光滑的巨碗中的螞蟻,一大群螞蟻在那巨碗裡漫無目的地 爬著,有的被擠壓死了,有的則沿著光滑的碗壁拼命地往上爬,爬上去又滑下來,滑下去又接著爬,很多螞蟻就是這樣累死了,而有些幸運的螞蟻經過多次不懈的努 力,踩著別的螞蟻身上好不容易爬了上來,還沒來得及為自己的勝利慶賀,也沒來得及好好地欣賞一下碗外的風景,一隻大手就把它輕輕地捏死了,因為那碗的主人 說,沒有哪隻螞蟻能爬出碗外去享受自由的。死,是命裡註定的,但捏死比累死強,累死比壓死好,嘿嘿,這便是人生,這便是命。
有人將身上僅剩的2元錢買了彩票卻中了大獎,而有的人傾家蕩產耗盡所有積蓄卻一無所獲;有一個醉漢因中途下車小便而醉倒於廁所,而車子開走後發生車毀人亡的交通事故。而此人因下車小便而獨存,這是幸運嗎?這是命!
不與天鬥,不與地鬥,不與權鬥(不與官鬥),不與命鬥。

 

related links: 記憶裏|詩意的豁達 | daiqianwen |Angel Won't Get Lost | daiqianwen|The Thought is Like Water| hongkonger|白靈菇的營養價值|山核桃貝果|走進右玉懷抱|